现在时间是:

      上海君洁家庭服务有限公司
       
      客服热线:
       
            021-63805185
       
      手机联系:
           
            18930447220 
       
      联系人:
       
            蒲老师
       
      地址:
            长宁区安顺路89号
       
      公交线路:
       
     

          地铁 3,4,10号线  虹桥路站下,1号口出  公交:  26  48  72  113  138    141  149  572  748  91

       

服务项目

       
     

    育儿

      育儿嫂、育婴师、早教师
       
      母婴护理:
      月嫂、催乳师
       
      住家保姆:
      住家烧饭卫生保姆,家庭管家
      照顾老人保姆、照顾病人保姆
       
     

    钟点服务:

      钟点工、早出晚归、家庭司机、家教
       
      涉外家政:
      涉外保姆、外籍保姆

当前位置:首 页 >> 社会生活>> 文章列表

订单委培养老护理人才将扩大试点

作者:   发布时间:2016-12-24 16:19:42   浏览次数:1486

 

■是否能坚决留下来尚存很多障碍 ■人员结构、整体素质是制约发展的瓶颈

  与护工群体长期人手不足、流失率很高相比,申城养老护理员短缺的困境,也丝毫不容半点乐观。这也是困扰申城老人夕阳红生活质量的一大难点和痛点。
  在业内人士看来,养老护理从业人员结构、整体素质无疑是制约该行业发展的一大瓶颈,从实际情况来看,大部分没有受过专业教育的护理员对老年人的照护,都还只停留在养老的基本需求上。

  真正养老“痛点”来了吗?

  杨浦区民政局副调研员汤恒发表示,养老行业的两大“短板”,一是床位,二是队伍。硬件问题通过资金是可以解决的,但是护理员工队伍建设的难题,除去薪资水平的考虑,还有行业本身职业形象地位、社会认同、辛劳程度等问题,一些根深蒂固的思想并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改观的。
  以杨浦区为例,目前60周岁以上的户籍老人在33.75万人,而其中60-69岁年龄段的老人约占2/3。这个年龄段的老人,对养老床位的需求还不算特别迫切。
  “十年以后呢?”汤恒发一脸凝重。
  再者,养老床位的增加即意味着养老行业从业人员的培养问题,缺口还不仅仅是一线的护理员工,专业技术人才、医生、护工、心理咨询师都要跟进。因此在汤恒发看来,目前的养老床位和养老护理员的短缺,暂时都还没有达到社会的真正“痛点”。

  订单式、学徒制有效吗?

  数年前,杨浦区民政局陆续与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大专)、江西省民政学校(中专)两校建立了合作关系,采用联合招生、联合培养的模式,共同培养老年服务与管理、护理专业的学生。在多年合作的基础上,从2015年开始,杨浦区民政局与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进行了新的尝试,首次以合同文本形式“固定”了这样的合作——“订单式”培养学员。
  纳入“订单式”培养的学员,在为期3年的学习期内,采用现代学徒制双元培养模式,在校学习和在机构见习实训交替进行。杨浦区民政部门向学员提供学费资助、往返路费即实习期生活费用,学员毕业后在民政局指定的机构工作满规定年限,目前约定为5年。
  在行业主管单位看来,这种做法既是主动的需求对接,更是一种形势倒逼下的探索。
  目前,杨浦区社会福利院是这种双向合作唯一的“定点”实习机构,该院33名“80”后、“90”后,都是多年两所院校实习后留下的。福利院副院长乔毅皓表示:“一般学员在这种学徒制的带教方式下,稍加点拨进步就很快,专业性、正规性都体现得相当明显。”事实上,专业护理、管理学校毕业的学生,确实也给养老行业注入了一丝活力,他们不仅年轻、富有活力,且具有专业的护理、护工、康复、营养、心理疏导等方面的知识与技能。“有意思的是,对于这些孙子孙女辈的护理员,老人对他们的包容程度比其他护工大得多。”
  另一方面,福利院也赋予了这些年轻人相应的晋升空间,他们从一线岗位开始做起,基本上两三年内,就能逐渐成长为养老机构的中层管理者,有负责分片区的“分院院长”,也有部门的核心业务骨干,独当一面。

  不是本地的“养得大”吗?

  让人纠结的最大问题在于,这些来自外省的年轻人是不是能坚定地留下来?所谓的“订单委培”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强的约束力?
  据记者了解,杨浦区社会福利院向员工提供住宿,收取每月200元的伙食费,一线员工的到手平均工资在3800元左右,如果做到中层的“分院院长”,加上年终奖平均每月在5000元左右。撇开其他因素不谈,这个数字对年轻人的吸引力还是有限。
  还有一个更现实的问题是,输送到福利院的学员以女性为主,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如果不在上海成家安顿下来,那么流失率会是相当高的。
  再者,在杨浦区民政局相关工作人员前往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与学生进行沟通时,学生最关注的点在于“是否能获得事业编制”,而在这个问题上,作为区民政局一家,是很难去突破的,只能鼓励学生参加上海市组织的统一考试。
  “如果前怕狼,后怕虎,那就什么都做不成了。”汤恒发表示,作为一种没有可参照经验的探索,并不想对这种订单式的培养方式设定过多的限制,比如说服务期,也有根据现实情况进一步探讨的空间。“退一万步讲,培养的养老行业人才即使并不为我所用,即便是不在杨浦区甚至上海市,如果他将来能够从事养老行业,也算是这种尝试的一种价值体现了。目前,我们更看重的是一种双赢的结果,学生有了就业的直通车,区域内的养老机构也获得了新鲜血液的补充。”
  据悉,下一步,杨浦区民政局将把订单班学员的实习机构逐步扩大至区域内一些民营养老机构,甚至带上更多的养老机构一起去学校招人,扩大试点的规模。

稿件来源:新闻晨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上海涉外家政 上海育儿嫂 上海住家保姆 上海月嫂 上海钟点工 上海菲佣  上海徐汇保姆 上海长宁保姆 上海家协 中国家协 上海保姆 上海浦东保姆 职业资格证书查询

     

Copyright ©2022    上海找菲佣、找涉外保姆,来上海家政服务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22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